�읻蝥륰ꦋᅢ

我在村东头生了一堆火。

强烈推荐,为了烤几个红薯吃。小的时候。该死的风把火苗吹向了二伯家的草垛,烧着了,火势迅速大了起来。熊熊浓烟冲天而起,全村人都从地里扔了锄头赶了。

连几个孩子都拿着饭碗和夜壶灌水去泼,

我当场就被二伯和老爸揍的鼻青脸肿,

马上有人敲着脸盆报警,拎着水桶端着脸盆呐喊着扑救。个个跑的水花四溅。但都无济于事,草垛很快化为一大堆灰烬,几个半生的红薯也被扔进了红红的余烬。

大人等着没有明火后都走了,我警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。确认没人;用大棍拨弄灰烬去找那几个红薯。都熟透透了;擦擦眼泪。烫的嘴左右歪着呼呼哈哈吃的。

拨散的火星见风又着了,顺着地上野草蔓延,特么的又烧着了一个草垛,都嚷着咋搞的,那些人回家刚换了衣服,急吼吼的又来泼水。

我吓得溜进了大竹林,

老爸不知冻的还是气的?

浑身湿淋淋的,

打的太狠了。

还是被揪了出来,深秋已经很冷了,抖索着两腿说没劲了怕打不疼;让二伯亲手代打;屁股都肿了;一边打一边还对着小伙伴们说:看到没,以后谁敢放火。身上疼了半个月,这就是下场,那时。

弄个大棍一撑,

就想着咋样让二伯吃点苦头再说:没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,一天我拿着被弟弟拉上翔的大洗澡盆,在二伯承包的鱼塘里洗,看看左右无人,就坐进盆里看会不会沉下去,没想到直径一米左右的大盆像个小船一样,居然可以载着我。

晃晃悠悠的飘到池塘中间了。

那一刻,

忽然想到了露天电影的鬼故事,

那天凌晨。

黑塑料盆厚实,飘的也稳;我站了起来。大棍作桨左右划动,玩的不亦乐乎。一下有了个整蛊计划二伯每天凌晨三四点都会在鱼塘电鱼上来卖,雷打不动。拿出了大塑料盆,我悄不声的出了门,又偷了老妈剪下来准备卖的长。

趁着朦胧月色到了池塘边。坐进了大盆划进了树萌遮盖的阴暗处,把那个上头扎好的长发往头上一戴!披。

我划着皮盆飘到池塘中间;

又拿出老爸的红内裤叼着当长舌头;静静的等二伯出来;正在静候,一个黑影走了出来。竹林窸窣作响,我吓得一激灵。难道遇上真鬼了。扭头一看,是个偷。

皮盆几乎是淹住的,

手舞足蹈,

一看池塘中间一个长发披肩吊着红舌头的站着。他已经下了水,他看不见脚下有任何东西。吓得忽隆隆就从水里往上跑。水岸交接处有陡坡。他没扒住;两脚滑的风火轮般原地踏了一阵,还是摔倒了,一声。

那人惨叫几声跑了后续后面还有用鱼钩勾住耳朵?

就这样没了。

陡坡泥中如刀的河蚌壳割破了他的脸,山鹰的段子,你还没转完这是山鹰的段子。后面大家都传说是几年前淹死的小孩鬼魂出来了,还没转完全呼叫山鷹,挖山鹰的坟,小心被收了然后呢?叫山鹰来续写同样是腰。

为何你如此突出机智红内裤是重点圈起来;

只能说你笑点太低了。期末。

小编精选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