썟첑१隙偎葶䱫

有些郁闷,

我也在匆匆的行列之中。

这几日的太阳疯了。刺在人的皮肤上。辣辣地痛;街上走的人,匆匆又匆匆,有些烦燥,热得那么强烈!热得无穷无尽。热得人的心碎裂成无数片,心事重重,路似乎没有?

走着―――我的愁绪与焦躁竟被一抹凉冲散了。

心烦意乱,那抹难得的凉吹进了我的心里。冲散得无影无踪;那样一抹凉。柔软了我的心,是她。

戴一顶泛了白的遮阳帽;

她刚把一只塞进石缝里的可乐瓶花了点力气取出来,

她只是一个中年的拾荒人,着一件细格长衬衫。看起来很合身,脖子上巧妙地绕着一条毛巾,帽沿上插一缕嫩绿的青草。毛巾的颜色有点艳;不时地溜几句出来,她的嘴里含着一首歌,每遇见一只可乐瓶或雪碧瓶。她都会笑逐颜开,那种满足很能打动人,我的目光撞上她的那。

他这么捣蛋地一塞,

她对着那只可乐瓶嗔骂了一句。估计是在骂那个把可乐瓶塞进石缝里的调皮小男孩,骂的时候满脸是喜悦的。

她的工作量一下子增加了,

骂得亲亲热热的,

我顺口问了一下:

她的骂就像一个母亲对孩子的骂。我路过她时不由自主地缓慢了我的脚步。哪里人啊!许是平日里极少有人搭腔,忙不迭地应道:她一下子兴奋起来。小孩也在这!

两小孩,还有男人,还有公公,一大家子呢?她的话显得特别多,日子过得好!我的问变得小心翼。

她眼里的笑花儿扭起了舞。男人在一个小区里当保安;一家子人就免费住在小区的地下室里,那里可是冬暖。

两小孩都在当地的学校里念书,大的念初中;小的念小学,那就是我大孩子念书的学校,她的话匣子打开关不住了;我的目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,我微微地有些吃惊,那可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初中!得意地解:

也要把她供出来。

我们交了借读费。她大约是看出了我的惊讶,我家孩子喜欢读书,我们宁愿自己苦点;她意犹未尽。我欣赏地点了点头;把家里的事事无巨细地统统倒了出来,等他读初。

小的那个还在读小学,

男人很勤劳;

也送到那所学校去,供两小孩苦吧!她细细地盯着我看了一番,一口笑喷了出来;心里乐着呢?苦什么哟?你想啊!公公很健康,小孩很懂事。心里藏着一碗碗的"乐"呢?我愈加惊。

溢出来了,

更是在心里,

"乐"怎么可以用碗来盛?她继续笑。碗里的"乐"太满。笑得有些神秘了,我真的很感动,她的快乐很单纯却很实在。她的歌何止含在。

心里有首快乐的歌的人;

才是个真正幸福的人,落不下来,河。

小编精选

相关阅读